-无涯过客-

如果点开的话非常感谢——
=羽君,自然科学和科学史爱好者,科幻入门级粉丝,终日游走在幻想与现实之间,文画学三位一体地渣_(._.)_ 
主业唠嗑(划掉)化学元素拟人,有时会掉落其他OC,是孩子厨
克苏鲁神话/永7/守望先锋/scp基金会的class-of-76/脑叶公司
死宅中。弧有点长,语死早

【监禁生活15题】

深夜报社,OOC及崩坏严重,可能是lo主心情不好的产物,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自己删了
不加tag,幸福大家的眼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
——————————————————————————————
1.犯罪者(Sc)
刚刚又有一具尸体被拖走了。本来就斑驳肮脏的地面上又平添了几块污渍。
杀人者仍然拿着那凶器——一根不知从哪儿来的铁棒,不停地向一名卫兵辩解他只是为了释放压力。然而任何人都能看出他眼睛里的戾气。
2.歌声(In&Sm&Ru)
和我一同被关起来的那个男孩子唱歌很好听,他经常用一种奇怪的语言唱着,显得很开心。虽然我听不懂,但那一定是他为给自己打气而唱的歌曲吧。久而久之我也跟着他的曲调轻声附和起来。在地狱般压抑的生活中这是我唯一的慰藉。
某一天这里又来了一个比他稍大的人。那人听了一会儿歌声,突然显得十分愤怒,冲上去用拳头把歌唱者打死了。整个过程中我压根没反应过来。
“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你听不懂他在唱什么吗?他唱的全是绝望的歌,肯定是希望借此使别人都绝望而死。”
3.水(Tl)
已经一天半没喝水了。
再这么下去恐怕撑不住了。
门开了,好像来了个新的人。看起来他身上没有带水。
“等等……不,他有带。”
Tl拿着尖锐的金属碎片扑了上去。
“尽管颜色和味道都不太好。”
4.逃离失败(Fl)
“咱们走后,这玩意怎么办?”他指着刚刚逃离的建筑问同行的一个人。
“还能怎么办?只能摆这儿呗。”答复的语气中不屑带着无奈,“行了你快上车走吧。我们不仅逃跑还偷车的事情不久就会被发现的。”
他却转过身:“我现在应该可以使用能力了。”
一步步向墨黑凝重的建筑走去,走向世界的尽头。
不到一分钟,车上的所有人都看见了一场绚丽的烟火,绽开在他们奋力要逃离的地方。
5.温度计(Hg)
满怀期待地盼望着水银温度计的人收到了一支电子产品,同时耳畔传来尖锐的嘲弄:
“你以为我会傻到给你回复的机会吗?”
6.时钟(Cs)
大大小小的时钟一刻不停地走着。时快时慢,每个钟的速度也不一样。
这是一个被扭曲的时空。
安睡在其中的女孩静止不动。
7.无形枷锁(Ta)
狭小的空间内弥漫着血腥的气味。地板上的暗红色几乎完全干结,一个人跪在上面,纠结的长发和破烂的衣衫上也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他开口了,很吃力地用含混不清的声音
“我承认我有错。”
“我不会再尝试脱逃了,因为我本来就是罪人。”
曾经束缚他身体的锁链如今已长进了他的内心。
8.失落的钥匙(Mo)
因为管理员的疏忽,地上留下了一段铁丝。她把它弯折几下,尝试着塞进钥匙孔里。终于在尝试了不知道多少次后,她听到了梦寐以求的“咔哒”。于是她高兴地去休息,准备补足体力之后再跟同室的人一起逃走。可是当她再度睁开眼睛,之前藏好的铁丝却不见了。
直到匆匆忙忙跟越狱的人流跑出去时,她还在想着这件事。
9.纯氧(O)
抱怨这里空气混浊缺少氧气吗?没关系,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解决。
到那个时候你们会宁愿想要混浊的空气吧!
10.斯德哥尔摩症候群(Sn&Cd)
他又被人打了,无助地蜷缩在角落里。
日常巡视的那个卫兵看见了这一幕,便走近他的房间,把打他的两个人打得不省人事,在他的惊讶中又转身走开。她的长发轻拂过他的脸,多么温柔。
这也许就注定了为什么在他被人救出来后,还拼命想要往回跑。
11.思乡症(Pm)
求求你们……把我的骨灰带回家乡吧。
尽管那个地方我已经快忘记长什么样了。
12.烈性毒药(As)
“他们好可怜啊……”她从铁栅栏门外向里看,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帮帮他们吧。”
一挥手,白色粉末撒满了房间。
13.濒临窒息(Pr)
自己只是因为一点疏忽,就和大部队走散,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有几次他们脚步扬起的尘土近在眼前,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又不见了。不过没关系,我拥有回复体力的能力,就这么走下去总有一天会回到家的吧!
茫茫森林里,一个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
14.慢性毒品(Ne)
“”无法接受?那就沉睡吧,至少在梦里你还能逃出这个囚笼。”
红发女孩说完便把门摔上了。
15.未曾存在的牢笼(Ar)
“不要担心,一切都是噩梦而已。”
果真如此吗?
睁开眼睛,天空还是那么蓝,阳光依旧灿烂,但是黑暗的记忆永远无法消逝。
“你难道真的忘记了吗?”

评论(5)
热度(3)

© -无涯过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