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过客-

如果点开的话非常感谢——
=羽君,自然科学和科学史爱好者,科幻入门级粉丝,终日游走在幻想与现实之间,文画学三位一体地渣_(._.)_ 
主业唠嗑(划掉)化学元素拟人,有时会掉落其他OC,是孩子厨
克苏鲁神话/永7/守望先锋/scp基金会的class-of-76/脑叶公司
死宅中。弧有点长,语死早

One Morning Like Any Old Other Morning

细胞器拟人文,世界观及人名见前文【长期】多尺度世界相关设定
细胞器们的设定如有不科学合理之处敬请指出qwq
推荐配合歌曲《さらってほしいの》食用
以及一点碎碎念:关于麦托什和柯洛本体(线粒体和叶绿体)的起源有共生学说和非共生学说两种,所以给他俩写了个“奇美拉”,不过实际上他们二人在时间上是连续的。叶绿体小姐姐原来的名字还没确定,只是觉得“莎”不错。
*********
麦托什轻手轻脚地摸进柯洛的家。门禁不是问题,他不会被戒备,唯一的问题是他会不会吵醒她。希望不会吧。
尽管柯洛在休息,所有她负责的装置依旧一刻不停地运作着。旭日初升,重重叠叠的装载类囊体的透明容器吞吐出热腾腾的有机质流向城市运输管道,最终汇集入仓库留待进一步使用。麦托什随手拿起一颗放氧复合体模型,紫色的锰珠如同璀璨的珠宝。他知道那是柯洛一族能力的来源,巧妙的偶然,他们与一种特殊晶体相遇从而拥有滋养生命的力量。晶体是无机的生命。
他转个弯走进书房。桌上堆着未完成的拼插积木,七零八落,看不出原本的设计意图。“拼合它们就是拼合化学键”——柯洛老是这样说,作为对麦托什万年不变的打趣话“拼这玩意有什么用”的回答。还记得初见时她手里拿的只是几块砖瓦桥洞样的木块,现在却已经发展成分子结构的迷城了。仔细端详,那里有绿色的氮、蓝色的氢、橙色的氧、黄色的硫、红色的磷、灰色的化学键……当然还有最最基础的,黑色的碳。似乎是个ATP合成酶,真想不出来她为什么会那么多耐心拼一个蛋白质。他想试着帮她完成,却害怕她醒来生气,只得收回手。
“你要拼就拼吧。”麦托什一惊,回过头发现柯洛已经站在了书房门口,带着掩饰不住的窃笑。她应该是刚起来不久,发丝与睡袍上线头正纠缠不清,活脱脱一个调皮的小孩子。这一点她从未改变:脑子里装满了孩子一样异想天开的构思,期待着有一天它们可以实现。亲手大概是不行了,因为“我老了啊”——她时不时就这么说。“真正的衰老是无声无息的。”
他每次都反驳。生化骨骼与肉体赋予他们永恒的青春生命与永远鲜活的头脑,按理说是不会老的。
柯洛对此只是笑着摇摇头:“哪天适应不了环境不就老了。嗨,按我这想法,估计只有一堆原子才不能算作老的。”
她怕“老”,因为她眼中“老”意味着被世界抛弃,那不是解脱的释然,而是蓬草浮萍那样无依无靠的飘摇。对于其他人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样的。长生给予的越多就抓得愈紧。
“当然啦,原子只能被动适应环境,咱们却可以主动适应甚至影响环境,一点聊胜于无的力量也总归是有用的吧。”柯洛又否定自己似的摇摇头,这让她方才的话显得更奇怪了。
其实,大部分时候柯洛都是“正常”的。奇怪的想法每个人都有。偶尔她的想法会让他不爽,也不管它们奇怪与否。或许习惯就是把奇怪当平常。
麦托什看见柯洛开始发呆了。他打了个响指挑起嘴角笑言:“别在走廊里睡着啦!”柯洛确实像是刚刚做了一场大梦,还有点恍惚。她突然注意到了麦托什仍拿在手里的放氧复合体模型,立刻如获至宝般地清醒。“啊!……这个东西,在我还是莎(Shaa)的时候就喜欢拼。咱们第一次相遇时我就在拼它呢,是不是,葵(Quei)?”
“葵”,那是一种太阳一样美丽的花,也是他曾经的名字。他们那个时候还不是柯洛与麦托什,只是普莱莫(Prime,原初)海边普通的两个居民,站在他们的族人开创的时代起点。往日不再,这段时光只好沦为记忆开篇的一角,一道深深的裂痕赫然划在它的后面。二人都明明白白,他们与其说是住在海边村落的父母的孩子,不如说是自己原本的身体与细胞城半机械半有机质肉体互相交织生长出来的缝合怪。
“是啊,柯洛……哦不,莎。”
那个时候无忧无虑,自由又快乐。他们还没将自己与细胞城捆绑在一起,还没获得足以让族人艳羡不已的能力,更不知道自己和自己世界的存在意义。他们只知道在风平浪静的黄昏紫色的天际线与镶嵌金箔的黑蓝海面甚是相配,最适合扬帆远航。
“我有时会后悔选择来这儿。想想沙滩上卷起千堆雪浪的天风,细胞城呢?没有,一点都没有。核组的人绝不会想要把这城市挪到普莱莫海边。休假聊胜于无——而且还得想着回去工作。这儿环境也不错吧,可是终归没有那边好。”
“嗯。莎,我怀疑那时候根本不是咱们与这倒霉城市的相逢定音,而是它的吞噬。只不过它饶了我们一命罢了。”
它需要能量和物质,我们需要安身之所,他心说。沉默在二人间蔓延开来,为灿金阳光平添几抹黯蓝。
回忆是漩涡。
一分钟,葵试着开口:“我收回我的话。不完全是吞噬,心还在。”
“心还在……也每天都在变。”莎低下头沉思,葵上前一步与她相拥。透过肩膀感知到的呼吸均匀稳定,让他安心。
“嘟——”突如其来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开,他俩浑身一颤又分立在房间里。是城市高峰时间到了。如同水滴汇聚成水流,一两声汽笛或者是话语汇聚成……汇聚成吵闹。热闹点总是好的。细胞器们没有一个不喜欢热闹,它代表了大规模的能量转化循环,生命的本源。当然,休息时除外。
细胞城,负重担于麦托什与柯洛的肩上,也赋予他们永生不朽,世界的角度随之转变。尽管(出于创造多尺度世界的人们的想法)远在二人得到今天的身份前大地上就布满生机,他们还是欣喜于这生机又多了几分:不管好的坏的都在生长,比一锅死气沉沉的原始汤让人舒服多了。
“又是忙碌的一天啊。休假开心,休假中看别人忙碌更开心。”麦托什笑着揉了揉柯洛的头发,转身要往外走,“你去换个衣服,然后咱大吃一顿,听说银拱门新出了个汉堡不错。我在底下门口等着。”柯洛默许了。同为好吃各种东西之人,他们的心简直高兴得要飞出来。这可是休假!没有婆婆妈妈的戈一句接一句地劝“少吃点”,没有莱索和格廖克斯这俩熊孩子抢饭,美中不足只是没有核组请客。这倒是没啥,不差钱。
柯洛很快换好了衣服,迈着轻捷的脚步出门去。阳光依旧亲切柔和,屋子则空了,唯有桌上那个半成品ATP合成酶模型和麦托什顺进来的放氧复合体模型还在,对于刚才的事,它们想必有话要说。
一片叶子落下来粘在柯洛的窗口。它没准是觉得刚刚二人的谈话太无聊,安静地睡着了。

评论(5)
热度(11)

© -无涯过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