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过客-

=羽君,自然科学和科学史爱好者,科幻入门级粉丝。
终日游走在幻想与现实之间
主业唠嗑(划掉)化学元素拟人,有时也有其他。
死宅中

第一课

食用说明:
本文生物相关拟人,大部分角色为细胞器。背景架空,就是tag里那个“多尺度世界”,如果我有时间会放上世界观(又挖坑系列)。所有拟人体的性别皆可转换,实在想不出来什么辙了orzzzzzz于是第三人称一般用TA,只有大部分时间使用某一种性别的人才会用他/她。拟人体一般互相以昵称称呼(除DNA与RNA,这两位相当于总称),对照如下:
莱索(Lyso)~溶酶体 Lysosome
戈(Gol)~高尔基体 Golgi Apparatus
麦托什(Mitoch)~线粒体 Mitochondrion
柯洛(Chlor)~叶绿体 Chloroplast
斯芮尔(Srer)~内质网 Smooth&Rough Endoplasmic Reticulum
瑞伯斯(Ribos)~核糖体 Ribosome
梅瑟(Messe)~信使RNA Messenger RNA
森托(Centro)~中心体Centrosome
*****正文*****
“莱索,毁了这里。”戈冲进核心楼,放下背着背包的孩子,“敌人暂时来不了这儿,我得去外边拖住他们了。尽管DNA和RNA他们成功逃脱(这意味着死者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复活),城市还是得毁掉,不能留给那些强盗什么好处。不用担心市民,能跑的都跑了。”
莱索使劲点点头。
戈草草抚慰了莱索:“别让我们失望啊。”手在莱索头上停留了两三秒,最终还是被犹豫不决地收回,它的主人头也不回地奔向了战场。
戈不是专职战斗人员,按理说莱索才是。现在战斗已经不再有意义,他们就调了个。
莱索呆立在戈放下TA的那块空地上,茫然若失,只是望着戈破旧的风衣一路飘摇着远去直到看不见为止。还好,约莫十五秒之后,任务的记忆终于像一记重拳将TA唤醒。时不我待,TA强迫着深呼吸了几大口空气,管他能不能平静得下来,能干活就行。
“头一遭啊,真是活见鬼。”莱索咬着嘴唇解开自毁装置的权限锁,开始配置溶解液。为了保证质量这道工序必须小心谨慎,然而莱索还是头一次面对眼前的情景,恐惧与焦虑始终如影随形,TA只得稍稍放开自己的思绪以舒张紧绷的身体。至于操作?平时TA常常干这类事,闭上眼睛都搞不错的。
耳畔的喊杀在持续。还是熟悉的声音,莱索想,不过大约不是前一次来的那批。TA从小在细胞城内长大,不熟悉城外面的东西,自然也不熟悉那些跟细胞城有仇似的入侵者们,关于他们的知识来源不是书本资料就是同伴口述,仅仅是冈崎片段,并没有亲身体验将其结合。
“告诉你,对手也分不同类型。一类纯是怪物,但另一类和咱们差不多。他们也拥有家庭和感情,就像其他住民,每个人都能与之交往。”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柯洛懒洋洋地斜靠在窗边的躺椅上跟莱索讲,“生存,这是我们共有的本能。可以说敌人和我们互为选择压,你知道选择压这玩意吧。”
莱索疑惑不解地皱起眉头。很显然TA完全不明白:“……既然都能好好交流,为什么不和好呢?他们怎么可能像其他住民那样有感情!”
柯洛摇摇头,换了个姿势以便晒得更均匀,“差不多是所谓的宿命吧。没有什么‘刻意安排’,不过自然法则如此。能真正令双方都满意的和解恐怕还很远,咱们只能尽力而为。关于他们的特点……你在外边生活过就会明白。”
莱索从没在外边生活过,也不可能。戈和斯芮尔不会放TA走,更别提核组那帮人了。战争是TA唯一了解这些遥远又可怕的邻居们的途径——远在生活之下。
“算了,不是想它的时候。”莱索甩甩头,将准备好的药剂倒入自毁装置并按下开关,背包上的主控屏立刻显示浅色油状液体开始顺着建筑上的纹路蔓延,到达预定地点后便会渗出,大开杀戒(这个高效的系统也有莱索一份功劳)。在旧的细胞城完全变成废墟之前,莱索还有时间追上逃离者,这样不需要体验一遍读档重来的“快感”。方要抬腿之际,警铃炸了TA个措手不及。下意识地抬头,一个接近中的黑影吸引了TA的视线。
敌人?莱索手一抖,下意识地增加了溶解液的释放。黑影趔趄着冲过来,却突然在液体渗出处停止,接着是声嘶力竭的叫嚷:
“哥你别过来!叫其他人快撤!溶酶体开始毁城了!……啊!!!”
尖锐的颤音几欲将摇摇欲坠的建筑撕裂。莱索能分辨出那来自一个少年。黑影显然知道自己插翅难飞,他像个醉鬼似的跑了几步,随后完全倒在地上,那团代表他存在的黑色开始缓慢地缩减。而莱索没有办法接受刚刚完完整整地目睹了的这一切。不可能。
“噔”的一声,双腿再无法支撑住身体,TA跪在了地上。“入侵者也有孩子,有感情……我刚刚杀了那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异族男孩的惨叫不断抽打着TA的心脏,但这不是TA感到痛苦的唯一因素。对手一方不是无意识的进攻机器!之前可耻又可笑的观念同样搅得TA浑身难受。一阵阵反胃涌上来,像是被抛进了运作中的超速离心机。与此同时,本来向TA接近的人群尽数撤退,他们的影子乱作一团。药剂仍在蔓延,不知又将有多少会倒下。
莱索低下头,双眼紧闭,整个人蜷成一团。
“戈、麦托什、柯洛、斯芮尔、瑞伯斯……他们难道早就习惯这些了?他们居然习惯了?他们怎么可以……?”最后一个问号还没脱出,莱索已经找到了答案,那是柯洛及无数人曾轻描淡写般说过的“自然法则”。
没错,自然法则,冰冷、残忍,正如此刻向莱索倾倒下来的厚重穹顶。尽管低着头看不见,莱索还是已经通过碎裂的声音推断出自己大限将至。TA缩得更紧了。
“我还是希望复活不要太难熬吧。”
……
重新睁开眼睛,莱索又回到了戈身边——DNA和RNA等人成功复活了战死的大家。听梅瑟说这次入侵的那族也损失惨重,应该很久都不会再来进攻。和平时期到来了,可一丝阴影依旧萦绕在莱索心尖。
“难道自然法则的力量就这么无可抵抗吗?”历历陈述自己的经历、想法后,TA质问,渴望得到一个不那么残忍的答案。
空气凝固了。大家面面相觑,思索如何给莱索解释TA的问题。也许现在解释为时过早,可他们同样不想任其肆意扩张化为莱索的心结。
“完全不是啊!不然为什么我跟RNA还没当上你们的大王哪!”
DNA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瞬间缓解了气氛。莱索也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DNA说的确实有道理。
麦托什看来也是想好了,便清了清嗓子说:“按自然法则生命本不应该存在。可是生命在它的条条框框内耍了花招,就像是巧妙地‘打破’了它定下的规矩。第一步是这样,往后大大小小的每一步皆如是。莱索你知道吗……各位,咱们可是拥有无限的可能啊,不是吗?当然,没准我说的不对。”他的语气激昂,正如他自己一样,永远温和地燃烧。
莱索琢磨着他的话,想起自己居住的这片大陆中心的“演化之树”,想起图书馆里记载的万千物种挣扎着追求生存的史诗,想起早先被戈当作睡前故事讲给自己听的自己同侪们的经历,似乎有点理解了。法则虽然不可违抗,总归还是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缝隙。
正在这时,现实的瑞伯斯发话了:“对与不对时间自会证明。城市还要重建,光靠森托和TA那帮伙计肯定不够,大家都尽量帮帮忙吧。”TA叹了口气,招呼大家去商量重建城市的事,人们跟着TA鱼贯而出。
麦托什走在队伍最后一个。他离开时回头向立在原地沉思的莱索投下了宽慰的一瞥:“不懂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就像是瑞伯斯所说的那样,时间很强大,它自会告诉你一切。”他留了门,莱索紧跑两步追在他后面,表情仍是凝重,目光却已然敞亮。
莱索明白,自己需要知道的还有很多,而刚才只不过是第一课。

评论(11)
热度(11)

© -无涯过客- | Powered by LOFTER